相关文章

csa农场:市民相当于买蔬菜期货

来源网址:

提前预付一年的租地款

也正是国际上CSA组织最常用的一种方式。按惯例,每年年初,CSA组织的会员预付未来一年的农产品费用,以降低农民的生产风险,提高csa农场有机耕种蓄养的热情。北京的周末农场就是使用该种方式:年初预付700到3000元不等,每周可收到来自农场的农产品一次,每年25次左右配送,品种是农场有机种植的时令农作物。

这个模式并不是国人的突发奇想。上世纪70年代,CSA模式在瑞士起源,之后在日本得到初步发展,目前在欧洲、美洲、澳洲及亚洲都有了一定规模,仅北美就有上千个CSA农场,为超过10万户家庭提供服务。在国内食品安全备受关注、市民 “回归田园”情结越来越浓的当下,带有另类色彩的 “社区支持农业”模式到底有多大前景?它又能带给我们多少关于城市与乡村互动的启示?

一是“省心派”,每人拥有20平方米为单位的土地,另外全年配送25次新鲜、无污染的时令蔬菜。

二是 “劳动派”,农场将提供土地、种子和种植技术服务,由社员自己到田头,亲历种植及收获过程。

三是 “体验娱乐派”,面向公司或家庭,可作为野外拓展基地、福利基地和娱乐基地,农场全程提供农技指导及相关农业劳作服务。

综观国内外的CSA,并没有固定的经营 “套路”。有些规定消费者在年初就预先支付购买有机农产品的费用。有些则让消费者成为 “股东”,不仅分摊成本,还要承担自然灾害等风。有些规定 “股东”可以投入现金,也可投入劳力。 CSA注重环保,提倡健康生产、生活方式。禁止使用化肥、农药以及除草剂、催熟剂等影响庄稼正常生长的化学药物。

这样的 “现实版开心农场”,收获的不只是 “收菜”、 “偷菜”之类的开心。在原来的大市场机制下,农民不知道自己的产品要在哪卖、卖给谁,同时消费者也不知道他们吃的是谁的产品,他们的友好关系减弱并最终瓦解。农民要挣更多的钱,就得生产更多的东西,激素、化肥、农药等等被大量地使用。而通过CSA模式,生产的全过程将按照生态甚至有机的标准来操作,城市居民将获得真正放心的安全农产品,同时还将减轻对环境的污染,减少对土地的伤害,有益于生态系统的平衡。

一开始就注重文化内涵,也使新探索更具吸引力和凝聚力。据了解,区别于国外的CSA,周末农场期望形成一种中华传统耕读文化氛围,将定期组织社员之间的交流活动,不定期邀请专家、学者举行讲座,还会经常组织各种形式的艺术展览和交流。

除了农产品本身以外,教育、从事生态有机农耕的经历以及文化上的产出,也是该模式的产品。该模式还将自然有效地推动城乡合作交流。

信任危机引发的农业新探索

在 “社区支持农业”模式较蓬勃的泰国,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另类市场。有的是农场店铺型,消费者住得离农场很近,可以直接去购买产品。有的是社区市场型,生产各种不同产品的农民把他们的东西带到一个特定的场所,在特定的时间里卖出,可以是学校、医院等本地社区。还有的是会员型,一群消费者向农民订购产品,农民之间进行合作,送货上门。

各种市场的共同点是,体现了农民和消费者两个团体的信任和合作,其中的产品质量是绝对经得起 “检验”的。换言之,当今人们对食品安全的信任危机,引发了城市人想要与农民紧密合作的愿望。

不管是网上还是网下的租种农地,看起来小打小闹,但丰富了都市农业的内涵,推动了一产与三产的融合发展。项目使郊区土地的产出大大提升,调动了大批投资者的参与积极性。

另一种 “农产品直销社区”模式也应运而生。这种模式由上海郊区一家企业创意,政府给予政策和资金上的大力扶持,主要概念就是:由市区居民直接点菜,郊区产地在6小时内送到社区,它使买菜变得 “比订牛奶还要新鲜、贴心”,同时也解决了几百家郊区农民合作社的销售难题。2014年周末农场也将推出优质农产品进社区,具体要进哪个社区,请大家拭目以待吧。

有人认为这种模式并不能帮助农民实现致富,只有大规模的公司订单生产,才可能帮助农民实现快速增收。但实际上, “社区支持农业”并不是要靠量取胜,而是要以质取胜。在与市民团体签订合作协议后,农民在自己的小型农场里,按照生态有机标准生产的农产品,因为品质更优,并被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,而且取消了中间盘剥环节,必然能获得更高的收益。

当然, “社区支持农业”要找到大量的愿意尝试新方式的农民和消费者,不是个容易的事情。一方面,农民的观念难以改变,另一方面,市民也未必能接受这种模式,许多人特别不愿提前支付费用给农场。这需要培育和推广过程。

消费者对安全农产品的追求永无止境,土壤等环境需要生态修复也是大势所趋,城乡互动发展更是未来主题, “社区支持农业”的理念若能经过嫁接与修改,应该能给大众生活带来福利。